当前位置:主页 > R生活节 >【头家开讲】铁工变船王 >

【头家开讲】铁工变船王

发布时间:2020-06-12作者: 阅读:(124)

【头家开讲】铁工变船王

高雄旗津的夏日海边闷得令人发昏,75岁的韩碧祥,顶着一头酷似香奈儿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的飘逸白髮,快步走在8层楼高、可维修各式大型船舰的中信八号浮坞旁:「这里5个造船厂,都是我的。」

中信8号浮坞可维修各式船舰。这天前方停靠着海巡署巡防舰,后方则是香港富豪委修的豪华游艇。

穿着黑色的丝质花衬衫,韩碧祥迎着风站在港边,5座造船厂军容壮盛地伫立在高雄港中央航道旁。路上遇见外国技师、其他船公司人员,纷纷向他致意,铁工出身的他,在高雄造船业的地位可见一斑。

一生都在造船业打滚,韩碧祥建造的每一艘船,都会製成模型收藏。

出生于高雄林园的韩碧祥,是家中长子。国中毕业后,他每天骑一个多小时的脚踏车到旗津批鱼货,再回林园帮父亲韩登卖鱼。「有位高雄港务局的黄水能先生天天跟我买鱼,当时高雄港正在扩港,他问我要不要去港务局当学徒,我想卖鱼好像没什幺前途就去了。」

50年代,自动化机器不发达,扩港得靠挖泥船用长铁管,将挖出来的泥土送往外海。韩碧祥和同事3人一组,用大铁鎚将铁板双边敲弯后,滚圆製成铁管。早上8点上班,晚上加班到9点又骑1小时脚踏车回家,日夜敲打练出好臂力,日后他打高尔夫,开球能开到280码以上。

1964年,韩碧祥入伍被选为宪兵,驻扎台南新化。早年红绿灯不普及,宪兵要上街巡逻、指挥交通,却意外促成一段姻缘。

在台南当宪兵的韩碧祥(左),靠写信追到太太韩王杏淑(右)(韩碧祥提供)。

「我太太家开美容院,爸爸是黑松汽水的经销商,我指挥交通每天都看到她。」他笑说:「我写信给她,怕被举发还用假名『本山人』,没想到她居然回信给我。我们相差6岁是对沖大忌,家境又差很多,当时有更好的对象去她家提亲,但她还是要嫁我,被她爸打了好几次。后来她弟弟生病在台北住院,我常去照顾,她爸妈才不反对。」

 

1970年,政府大力发展远洋渔业,遂开放民间成立造船厂,全台94家造船厂,高雄占了41家。

新婚的韩碧祥进入当时最大民营造船厂丰国工作,厂长看他斯文,原要他坐办公桌,但他自告奋勇到第一线当铁工。举凡钢材切割、瓦斯切割、钢板焊接,没人想做的苦差事,1天工钱仅64元,他却全包了。

韩碧祥回忆:「电焊每天接触强光,到晚上眼睛都肿起来,我太太还拿冰块帮我敷。」所幸至今没留下后遗症。

韩碧祥(右)从高雄港务局临时工做起,举凡钢材切割、瓦斯切割、钢板焊接都难不倒他。

「后来厂长要升我当副领班,我反而告诉他,我想去学船舶放样。」船舶放样是施工前对船只进行的测量工作;学好了,等于全盘了解造船环节,这也成了日后他造船比人更快的主因。

韩碧祥和同事许源、林朝春、陈国信4人,是丰国技术最好的船工。1969年,基隆的华南造船厂少东阳寿财到高雄建船,找他们帮忙,4人便离职合伙创立「一源祥」船厂包工修船。

韩碧祥负责铁工,陈国信当钳工、林朝春绘製船舶图,许源做船舶放样,4人各司其职,工期遥遥领先他人半年以上。但3年后林朝春被挖角,陈国信因工安意外过世,许源自行创业,只剩韩碧祥一人坚守岗位。

创业初期,韩碧祥夫妻在旗津租下1栋9坪大的2层楼楼房,太太在1楼打理美容院生意,韩碧祥也把弟弟、堂弟接来一起住,「我跟我太太还有2个儿子,就睡在楼梯下的空间。」

起初韩碧祥只能跟别人租船台造船。同时,韩王杏淑美容院生意越做越大,又在高雄五甲开店,成了当地最大美容院,加上对玉器有兴趣,投入玉器批发,成了韩碧祥创业资金来源之一。

站在有「白宫」称号的旗津私宅,韩碧祥每天都会回来午休、运动。

「我把造船场地分开,前镇渔港的工厂做比较轻的东西,晚上车流少再利用拖船运过来,铁板切割就在旁边的空地做,每个空间都利用,可同时排7艘船做。」

通常大型渔船得花上1年时间建造,韩碧祥10个月就能交船,最快曾29天造好1艘700吨的渔船。当时他向新高造船厂租厂建船,厂内一半面积都是他的船。「那时船是造不完的,日夜赶工,3年造了100艘船。」

1985年,韩碧祥萌生买厂想法,他找上因股东对造船不内行,有意出售厂区的中信造船厂,创立中信造船集团,再买下隔壁的祥辉造船厂。

 

造船业受景气影响,1989年,环保意识抬头,政府採取渔船全面限建措施,必须淘汰同吨级渔船才能新建,造船业陷入寒冬,他趁机买下新高造船厂,几乎把旗津周围的造船厂都买光。

「造船最怕没生意,所以我什幺船都做,渔船、商船、交通船台马之星都是我造的,后来造船造到变渔业公司。」早年韩碧祥当船工,曾插股投资捕鱼业,碰上造船不景气,他造自己的渔船出海捕鱼,顺便测试自家渔船。

「造船不是一直都有订单。」韩碧祥得意地说:「鱼捕回来,价钱太低就冷冻,等价钱高再卖。」中信投资渔业近20年,最远开到阿根廷福克兰群岛捕鱿鱼。以去年为例,集团营收40亿元,若加上渔业收入,上看50亿元。

 

除靠捕鱼支撑公司营运,韩碧祥也和同业向政府游说,希望海军将部分舰艇交由国内建造,「政府不认为民间造船厂有这个技术,去国外买人家报废的船回来改,价钱都是天文数字。」

1990年,当时保七总队(后为海巡署)刚成立,亟需查缉走私的缉私艇。他造船也经营政商关係,拿下农委会公务船标案后,又从日本聘请造船技师来台指导,陆续建造保七总队的快速艇,1999年承接水上警察局500吨级台北舰,首度跨足舰艇武器领域。

建造公务船让中信得以在不景气中续命,但官方的订单并非年年有。「订单不稳定,不是饿死,就是撑死…」韩碧祥不平地说,「一个朋友邀我去义大利看游艇下水仪式,我看义大利游艇业务排满满的,但我们的技术不比他们差,我就开始做游艇。」

韩碧祥(左2)与太太韩王杏淑(右2)、大儿子韩育霖(左1)、小儿子韩宗霖(右1)出席游艇交船晚宴。(韩碧祥提供)

2002年,韩碧祥的2个儿子也进入中信工作,大儿子韩育霖负责公司业务,小儿子韩宗霖负责渔船。韩碧祥花7亿元,买下原本造渔船的联合、联成2家造船厂,改为高鼎游艇厂,隔年拿下LVMH集团总裁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豪华游艇改建案。

韩碧祥开价3,000万美元,保证2年内做好,不仅工时超短、价格还是同行的半价,这桩亚洲最大游艇改建案,让阿诺特搭私人飞机到高雄,亲自来会一会这位台湾船王。

2003年,韩碧祥以3,000万美元,抢下LVMH集团总裁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豪华游艇改建案。(韩碧祥提供)

「我是青瞑仔毋惊枪。」改建35年的老船比新造更难,「大家都在看没做过游艇的公司怎幺造?当时我很想抢这个生意,现在想这合约我怎幺敢签?做完公司可能也会倒。」

然而,2006年,船只几乎要完工之际,双方却解约。「我只有地毯跟灯没装好,因为没有知名度,他想把船拖到别的地方完工,未来转手卖比较高价。后来决定他扣一些尾款,但我不需负责保固,我想这样也好,未来保固还要跑去法国,也很麻烦。」

品牌船没造成,却替中信打开国际知名度。韩碧祥游艇生意顺风顺水做了2年,2008年遇上金融海啸,游艇生意下滑。现在除了造船,他偶而也接电影业务,如李安执导《少年PI的奇幻漂流》,载着主角漂浮的船只,就出自中信。

去年,总统蔡英文宣示未来将推动国舰国造,担任造船公会理事长的韩碧祥,被推举筹组协会。「做戏的要煞,看戏的毋煞。」嘴上抱怨,他仍靠政商人脉,找上工研院和中科院,以及国内30多家厂商成立协会,全面与政府洽商造舰甚至外销,「国内造船厂靠海军都吃不完了。」75岁不退休,要拚这一战。

 

亨通的政商关係,曾替韩碧祥打开造公务船的大门,却也替他惹上麻烦。2008年扁案爆发,太太韩王杏淑在汉来百货开设的玉器店,因出借耳环给前第一夫人吴淑珍,成了「汉来帮」,饰品店还一度关闭。

「他们说我太太有SOGO礼券,还拿了2,000万元给吴淑珍。」嘴说不谈政治的韩碧祥,主动提起往事仍一肚子气,「去年检调质疑,我帮海巡署建造台南舰,那幺大一艘船没有盖直升机坪,一定有舞弊。合约就没有说要盖啊!后来证实是乌龙,但我的名誉损失谁要赔偿?」

韩碧祥办公桌后方放着当年的婚纱照,说起太太韩王杏淑被打为「汉来帮」相当不满。

港边常停靠韩碧祥名下的船舶,「这是祥豪,那是龙马,名字都是我取的。」别人玩名车,他玩的是一艘艘巨型船舶。戴着朋友送他、绣有他名字的棒球帽,总替船只取名的韩碧祥,却没有一艘以自己命名的船只。

「造一艘船好像嫁一个女儿,有交船仪式我都会自己去。」经手过上千艘船,我问他最爱的船是哪一艘?他笑呵呵地说:「我最喜欢赚钱的船。」耳边传来船工们敲敲打打的声响。

韩碧祥名下有10多艘以渔船为主的各式船只。

 

后记我是金光党

韩碧祥早年留的是日式捲捲的山本头,配上花衬衫,是高雄港边潇洒的黑狗兄。但人到60岁,有感常常烫髮对身体不好,便将头髮留长,也不再染髮;髮型改变了,说话大砲的个性却没变。

聊起2006年在北京读书,他感叹地说:「以前大陆文革时台湾在拚经济,现在大陆拚经济,台湾却在文革,蓝绿恶斗,企业真的寸步难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