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R生活节 >夏目漱石《心》:念兹在兹,非心之心 >

夏目漱石《心》:念兹在兹,非心之心

发布时间:2020-06-28作者: 阅读:(321)

夏目漱石《心》:念兹在兹,非心之心

夏目漱石的作品,其迷人处在于好似一颗洋葱,剥开一层又有一层,而且每剥开一层就有一个新发现。如前所述,这部《心》是漱石辞世前二年的作品,对于研究作者晚年的思想,也是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举其荦荦大者,有「恋爱观」、「则天去私」、「明治精神」。

虽有好事者绘声绘影地说漱石爱慕自己的嫂嫂,不过仅止于揣测。综观漱石的一生,除了其妻镜子外,似乎没有其他的女性关係。因此,从「我认为经常接触、过于亲密的男女之间,已经失去激发恋爱所必要的新鲜感。如同闻香只在焚香的瞬间,品嚐酒只在刚入口的剎那,恋爱的冲动也是间不容髮,只存在于某个时间点上。假如等闲视之的话,随着彼此愈熟悉就愈习惯,恋爱神经也会逐渐麻痺。」及「无论我如何爱慕她,对方若将爱的眼神灌注在别人身上,我不愿意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世间上有人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只要娶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感到很高兴⋯⋯我是一个追求极高尚爱情的理论家,同时也是一个讲究迂迴爱情的务实者。」这二段话中,不难发现漱石是一个恋爱至上的纯洁恋爱观者。

一般咸认为「则天去私」为漱石晚年的文学及理想人生的境界,不过他并未留下直接文献资料或明白阐述。据其弟子松冈让在《漱石先生》中所记,夏目漱石于 1916 年 11 月首次提到「则天去私」。然而在《心》中,诸如「我尽自己能力细心照料病人。这样做是为了病人,也是为了爱妻,若以更大的意义来说,则是为了世人」、「我尽可能温柔对待妻子。但这并不仅是因为深爱她的缘故,我的温柔应该是跳脱个人的好恶,而有一个更宽宏的背景。那和照顾岳母具有相同的意义,我的心境似乎已改变了。」的只字片语中,所谓「为了人类」、「跳脱个人的好恶」的说法,我们是否可以说此时漱石「则天去私」的思想已经萌芽了呢?

在遗书的最后,谈到「假如殉死的话,我打算为明治精神而殉死」。这句话颇耐人寻味,什幺是明治精神呢?个人以为小说中提及的 K、乃木和老师的做法都是明治精神的具体表现。K 因陷于恋情的迷惘、也就是向上心的堕落,背叛自己不惜违抗养父的意旨而全力迈向求道的那颗心,最后因看不起自己而感到绝望。老师则因重色轻友,将挚友逼上绝路,带着罪恶感而选择自我制裁。乃木则因西南战争时旗帜为敌军所夺一事感到莫大耻辱而以死谢罪。

换言之,明治武士道的严厉主义,绝不容犯下些许过错,纵使别人不追究,自己却不敢须臾或忘。当漱石写下「从明治十年的西南战争,到殉死的明治四十五,其间有三十五年之久。虽然乃木在这三十五年里一心想死,可是他好像在等待一个死去的适当时机。我思考着对于这样的人而言,是苟且偷生的三十五年痛苦呢,还是刀子插入腹部的一剎那痛苦?」这一句话,带给读者多大的冲击与震撼呢?是的,我们明白作者想表达的就是与其带着羞愧苟活,毋宁殉死于明治精神才能够从自己内心的痛苦煎熬中解脱,这就是明治人的思考模式吧!

夏目漱石在发行《心》的单行本之际,写了如下的宣传广告:「推荐这本探究人心的书,给渴望探究自己内心的人。」遥远的明治时代蹤迹已邈,走过大正、昭和,时代推移到二十一世纪的平成,时移星转,外在面貌儘管大不相同,所面临的困境也不是昔时所能想像。然而,一如兼好法师《徒然草》所说:「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人心的摇蕩,人性的明暗,亘古不变,总是有迹可循而难以理解。──这或许就是《心》能够跨越时代,成为经典之作的原因吧!

◎本文为《心》的译后序

《心》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azar del Bizzarr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