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帮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发布时间:2020-06-28作者: 阅读:(737)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时节递嬗,夏至来临。

  远古时期,对北半球的人类而言,这一天正是日影最短,白天最长的时刻。

  「阳气之至极,阴气之始至。」崔灵恩于《三礼义宗》如是说。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夏至虽然是日照最长的一天,却不是最热的时刻。白天时,地表气温因日光照到地面的能量而上升,在夜晚时则因地面向空中发散白天所吸收的能量而下降。如此一来一回的消长,使得地表气温在节气「大寒」之后就已经渐渐回升,跨过日照时间最长的夏至,继续向上攀升,直到「大暑」才攀上能量累积的顶点,气温的最高峰。

  这样的气温变化,放诸北半球大地上皆是如此。差别仅在于气温是从寒冷到温暖,或是温暖到酷热。

  在接近赤道的热带区域,太阳总是高悬天顶,一年四季的日照长度变化不大。夏至的意义与其说是标定了白天最长的重要时刻,不如说是标定了燠热难耐、潮湿多雨时节的来临。草木穀粮在日渐蒸腾的暑气氤氲里茂盛,冬日短暂退去的瘴疠瘟疫也回头侵袭众生、蔓延人间。


  于是,气候温暖的亚洲东南,在阳气畅旺的端午时节取午时水、沐香草、挂香囊、驱五毒、饮雄黄酒、拜神除瘟。这种种的习俗活动,极可能都是为了因应夏至的到来,以及伴随而来的闷热难耐和蚊虫疫病而存在。就连端午的应景食品粽子,都有可能是因为热天胃口不佳,所以将米食以植物叶片包裹煮熟增添清爽香气,佐以甜鹹硷水以提振食慾。

  

北欧夏日

  

  至于遥远欧洲北国的夏至,则是另一番风景。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身处于温带地区,夏天的气温也不过是从寒冷转成舒适的温暖,然而,夏天的日照长度却与冬季时节有着巨大的差别。一旦跨过日夜等长的春分时刻,越靠近极圈,白天延长的幅度就越是明显,直到夏至的极昼,甚至是极圈里数以週计的永昼时节。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也因此,北欧人的夏天不以气温为指标,而是主要以日光为界。当斜射的阳光镇日高起,即便气温依然偏低,北欧人依然是开始把握难得的日照,欢喜进行各项夏日户外活动。

  而夏至当天的庆典,则是对几近永恆的日光的讚颂。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在夏至当天,除了待在户外饮酒作乐,高歌狂舞,享受彷彿无穷无尽的白天和阳光之外,传统习俗更认为这个白天极长的特别日子有其魔力,能够驱除邪恶、治癒疾病,例如认为在夏至夜晚採摘的金盏花(Calendula spp.)和贯叶连翘(St John's wort)具有神奇的治癒能力。

  甚至,夏至这个神奇时刻更能够带来良人与子嗣。从前芬兰的传统习俗认为,年轻女子若是在这一天裸身配戴特殊饰品弯身望井,就可以看见未来丈夫的模样。又或者如芬兰和挪威流传至今的传统所言,只要收集七种不同的花朵放置枕下,就可以在梦中看见未来丈夫的身影。此外,在挪威则是可以藉着戏谑的举行假婚礼,来象徵或谕示新生命的到来。在拉托维亚,则有多种的习俗可以在这一天带来丰收、预言、或是指引良缘。

篝火与施洗者约翰

  而到了午夜时分,夏至的太阳终究贴近地平线,夜晚或许终要来临。眼看这最长的一日就要结束,各地欢庆的人们便会从湖畔海边灿灿的烧起一座又一座的篝火。从挪威、丹麦、北德、波兰、立陶宛、拉托维亚、爱沙尼亚、一路烧进芬兰的千百湖滨,彷彿接力般的延续日光以对抗即将开始延长的黑夜,也延续这一天的无尽纵情。这样的拜日传统,在越是北边的欧洲国家就越是明显。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然而,在基督文化入侵之后,为了转化如此异教徒的文化,夏至庆典就被更名为「施洗约翰日」,只因为路加福音所暗示的「施洗约翰较耶稣晚六个月出生」。不过,玫瑰即使不以玫瑰为名,依旧芬芳。夏至日就算套上了基督文化的名称,庆典的主轴依然是围绕着日光崇拜,到了现在依然不改其本色。 


夏至、端午、施洗约翰日   在那些相信跳过篝火可以驱邪并且带来好运的地区,小小的篝火上头有着一双又一双带着嘻笑的迷醉步伐。没有如此传统的地区,则是搭筑出巨大的篝火烈烈闪耀,与夕阳余晖和清冷月色相互辉映,为围观群众的微醺面孔再上一层彤彩和热情。 

  渐沉的暮色下,或大或小的篝火照亮了整个北欧和週边国家的水边,在粼粼波光里摇曳着。

  日照就要开始变短了。

  但北欧的盛夏,正要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