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帮 >多有肌肉及关节疼痛‧风湿病可分6大类 >

多有肌肉及关节疼痛‧风湿病可分6大类

发布时间:2020-06-29作者: 阅读:(759)

多有肌肉及关节疼痛‧风湿病可分6大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风湿科(Rheumatology)是内科中的次专科,主治範畴涵盖退化性骨关节炎、发炎性关节炎、全身性免疫疾病及结缔组织疾病。马大医药中心风湿科主任沙古南(Sargunan)副教授披露,国内极度缺乏风湿科医生,就连身为风湿科培训单位的马大医药中心,也仅有3名风湿科医生驻诊,每週还得处理100-200宗病例,因此他希望未来会有更多的内科医生投入这个行列,以缩短病患的候诊时间。不过他说,前来挂诊的病患,很多都是通过普通医生转介而来,这足以证明普通医生对风湿病的醒觉意识已大大提高。风湿是指以肌肉及关节疼痛为主的一类疾病,主要影响身体的结缔组织,可能是自体免疫疾病引起。中医认为,风湿是由风、寒、湿、热等外邪侵袭人体,闭阻经脉而致;现代医学指出,风湿并不是指某一种特定的疾病,而是一类疾病的总称。沙古南医生解释,简单来说,风湿病可分为6大类,第一类为发炎性关节炎。由于我们身体到处都有关节,例如脊椎、手及脚踝,当免疫系统紊乱时,它会胡乱攻击身体各处的关节,造成关节发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就是其中一例。只需用药无需动手术他说,第二类为血清阴性关节炎(Seronegative Spondyloarthritis),这包括了僵直性脊椎炎、牛皮癣性关节炎、瑞特综合症及肠病性关节病。医学界把这几种疾病归为一类,是因为它们在临床上存在着许多共同点,例如血清中类风湿因子(RF)多阴性,都以脊柱包括髂关节为主要受累部位。“第三类为结缔组织疾病,专门攻击身体的结缔组织,如硬皮症及全身性红斑狼疮症(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SLE)。”他续说,第四类为退化性骨关节炎,它和发炎性关节炎不同的是,它并非全身性病变,而是因为关节软骨经过长年累月的磨损消耗殆尽,引起局限性的软骨下骨及关节边缘病变。“第五类为结晶沉积性关节病变,痛风就是最好的例子。第六类为血管炎,一般是免疫系统攻击血管组织而造成的炎症反应。”由于风湿病好发于骨关节,询及骨科能否代替风湿科执行工作时,沙古南表示,由于风湿科医生受过3年专业的本科训练,他们会比其他专科医生更快诊断病情,让病患及早获得治疗。“再说如果病患需要手术治疗,我们会把病患转介至骨科,但很多时候风湿病只需用药,无需动用到手术。”病患过多诊治耗时无法深入风湿科是一个着重沟通及观察的科系,不仅要详细问诊,也要懂得分析临床症状。沙古南医生指出,每每在他完成了这些基本诊治工作后,已花去了不少时间,他虽然还想深入了解病患,并让病患釐清疑问,但是碍于诊所外长长的人龙,他只能作罢,心中尽是亏欠。电邮联繫跟进病情儘管如此,他一直在绞尽脑汁改善问题,例如通过电邮与收治的病患保持联繫,如果这些病患有问题要问,可以电邮他,他会儘量用文字来作出解答。“因为医生不足,病患在马大的排期时间确实较长,可能要等上4个月,不过只要是马大风湿科的病患,如果在这段期间病情恶化或出现药副作用,还是可以直接上门挂诊。”教授发掘转攻风湿科荣获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风湿科文凭的沙古南医生,坦言当初考获马大内科硕士资格后,原本想要当一名肠胃或心脏内科医生,结果却在肠胃科实习时,被该科主任拿督吴乾利教授发掘他内在的潜能,吴教授直指沙古南拥有风湿科天赋,于是沙古南就这样被引导投向风湿科怀抱。沙古南笑说,当年吴教授向他说出这番话时,他也吓了一跳,“之前,我只在风湿科实习了6週,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类风湿性关节炎(RA)、全身性红斑狼疮症(SLE)等风湿病。坦白说,当时我在这方面的知识不是很丰富。”沙古南仍不忘谢谢吴教授,要不是吴教授独具彗眼,或许现在他仍无法施展才华,找到自己的长处。“从我进入风湿科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这方面的专才。我从来没有对这项决定心存怀疑,意志始终是那幺坚定。”尚在接受风湿科培训的谢天养医生披露,当他还是一名医学系学生时,他的第一志愿是要当一名心脏外科医生,“心脏外科,这是多幺让人响往啊!”后来,他觉得看事情应该看全面,而不是单单专注于某一点,于是便把心脏外科从脑海里删除,决定往内科发展。待他完成了内科硕士,而决定进修次专科时,觉得肿瘤专科可以值得考虑,因为它着重于整体诊治,“可惜,癌患的预后并不理想,大多数都要在病痛中度过余生。”直至他遇上风湿科,他才清楚认定自己的目标,“风湿科疾病并不会单一表现在某一器官,例如SLE患者除了有皮肤问题,关节、器官、心脏及肾脏也会受到牵连,其中逾60%者肾脏会受损。”于是,这个以全身症状为大前提的科系,合了他意。全国仅37医生风湿科工作繁重沙古南医生指出,由于国内仅有37名符合资格的风湿科医生,因此风湿科医生的工作量非常繁重。除了人手不足,药物资金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以类风湿性关节炎为例,虽然医学界已研发出有效控制此病的生物制剂,但是价格非常昂贵。沙古南说,虽然风湿科有大马关节炎基金会(Arthritis Foundation Malaysia,AFM)护航,让贫困的风湿病患者从中受惠,但是找人注资却是一大挑战。“一直以来很多人在抨击政府,指为何其他国家的国民得以享受如此低廉的医药费,而我国却办不到?别忘了,他们每个月都得缴费给国民健保计划,而且这些国家徵收的税务也比我国高。他带出了看事情要看两面的讯息。”/良医‧报导:唐秀丽‧2011.11.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